学术活动
智库名家论坛第二十讲在京成功举办

2020-08-03

调整字号:

来源:《中国政治经济学智库》微信公号 时间:7月31日

  2020年7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名家论坛第二十讲在线成功举办,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高德步教授做了“美国为什么:美国经济霸权的兴起与衰落主题讲座。论坛由威尼人斯娱乐全部网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常务副理事长胡乐明教授主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杨春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王珏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办公室主任、澳门威尼人登录网址《资本论》研究室主任郭冠清研究员等,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南开大学、上海社会科学院等科研院所七十多位专家学者在线参加了论坛。

胡乐明教授

  高德步教授首先提出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反映了美国处于世界经济霸权丧失的历史焦虑,这与中国提出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构成冲突,即美国的百年伟大与中国的千年复兴之间的文化冲突。他主要讲述三个问题:1.美国的霸权是如何形成的;2.美国霸权如何衰落;3.美国经济霸权衰落如何影响世界经济。 

高德步教授

  高德教授认为,美国经济霸权的兴起不是偶然的,而是由其价值体系和物质基础所决定的。美国的价值体系最早可追溯到《五月花号公约》(1620年),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份政治性契约;奠定其价值基础的则是1787年宪法,该宪法强调了三个基本理念:平等与自由、个人权利、鼓励创新。在崛起的过程中,美国也发现了自己的历史观,即天定命运与边疆理念,表明了美国人无限扩张的心理,包括了陆地边疆、海洋边疆、太空边疆以及太空边疆战略。特别是高技术战略的提出,使美国牢牢掌握了科技的制高点,持续推进了美国经济的高增长。美国人也有梦即“美国梦”。根据美国历史学家亚当斯的诠释,美国梦就是让个人才能得到充分发展、实现自我的社会秩序。 

  美国崛起和经济霸权形成的物质基础,除了其独特的自然条件和矿产资源,也蕴含着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创造性基础。美国的工业霸权是通过19世纪的两次工业革命建立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生,实现了本土资源替代进口产品,主要是棉纺织工业和钢铁生产;第二次工业革命则大力发展了钢铁、电力、汽车、石油等新技术。到19世纪末,美国的工业制造业超过了欧洲国家,取得了工业霸权,电气、石油化工和汽车制造成为其主导产业。随后,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赔款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军火贸易、《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协议,在全球建立了贸易霸权和金融霸权,并大量引入高科技人才,实施新技术革命,占据了科技制高点,取得了科技霸权。在美国经济霸权形成过程中,起着最关键作用的战略性因素是三个,即创造性破坏、保护性关税、以及把握战争机会。 

  至于美国霸权如何衰落,高德步教授认为,这是一种必然现象,这一历史逻辑可以概括为五点。第一丧失世界工厂地位,在20世纪末美国开始放弃这一地位;第二贸易霸权的丧失,促使美国从市场开放转向贸易保护主义;第三,贸易逆差导致持续的经常项目逆差,国际收支只能依靠大规模的美债维持,表明美国金融霸权的危机;第四创新能力出现递减趋势,这一定程度取决于文化和社会因素。事实上,当前美国的科技优势主要体现为长期形成的科技发展惯性和大规模的科技存量;第五美国不断“退群”,表明美国开始放弃对世界经济秩序和国际组织的主导权利。事实上,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本身恰恰就是美国真正衰落的一个标志,其是否有能力重建战后建立起来的以美为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是很令人怀疑的。高德步教授进一步指出,美国衰落的必然性是多重因素的叠加。一是美国历史上是有“原罪”的,包括在早期对土著民族的屠杀、长期保留的黑人奴隶制和种族歧视等,与独立宣言和宪法精神是背道而驰的。所以,美国并没有资格声讨别国的人道和人权问题;二是美国价值以及政策存在的难以调和的悖论,比如市场经济与国家干预、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以及平等与效率的矛盾;三是当下美国出现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民粹主义、贫富差距、社会撕裂等 

  美国经济霸权的衰落会如何影响世界?不愿承担大国责任,又不愿放弃霸权国的利益,这是美国自身矛盾和世界矛盾的根源。当前世界还没有其他国家具备承担和维护世界经济秩序的能力,这种情况非常类似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衰落之后的境况。当时,由于英国经济霸权衰落,世界经济秩序出现混乱,经三十年代大危机的破坏,各国都出现大规模失业,从而引起日益严重的战争情绪并最终走向战争。这个历史教训是全世界都应该汲取的。 

  高教授最后强调,美国经济霸权的衰落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是相对历史趋势而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美国的再次伟大只是衰落过程的小延迟,中国的伟大复兴却是不可抗的历史趋势。 

杨春学教授

  在评论环节,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杨春学教授认为,高德步教授讲座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从历史中寻找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案。他认可高教授的观点,认为美国的崛起是有必然因素的,一种因素是包含政府有意识的政策,如创造性破坏制度安排、贸易保护主义,另一种是可遇不可求的历史机遇,如两次世界大战。而价值理念与实际行为的冲突,又使其在衰落过程中不可能重新主导经济秩序。第二,美国总统杰斐逊曾提出“美国例外论”,即美国具有独特的历史使命,要创造、主宰、领导自由世界。这一使命为什么直到二战后才被鼓吹?除了高教授所说的美国奉行的独立主义,是否还有其他因素的影响?这也需要进一步讨论。第三,如果比较英国和美国在各自主宰世界经济规则时的理念、思路和政策,对下一步研究会很有启发。最后,杨春学教授提出,美国的衰落对世界会有不利影响,但不会影响其他国家的生存。 

 

王珏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王珏教授认为,高德步教授将美国的价值体系与经济发展相联系来诠释美国兴衰,是非常有意义的。她通过对比英国和美国的GDP发现,美国在1900年开始超越英国,得益于廉价资源、高工资和大市场的特殊条件,其比较优势产业主要在农业设备、汽车飞机、电气工业设备等,这是美国特色。对比劳动生产率又可以发现,技术上的超越主要集中在1869年到1950年间。贸易、金融、科技等方面的霸权地位是在二战后确立的,美国全面霸权地位的确立依赖于农业、金融和服务业的赶超。同时她也提出,美国还具有两个有利的外部条件。一是英国片面的自由贸易政策,19世纪下半叶到一战前的第一次全球化保障了资金、人口和技术的自由流动;二是由于当时没有衡量指标,且英国主要依靠外贸,因此英国主要针对欧洲国家进行战略部署,而忽视了美国的发展。 

  高德步教授一一回应了上述评论,并回答了与会者的提问。讲座在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注:文字内容由隋筱童根据会议记录整理,经高德步教授审阅) 

  关键词:智库名家论坛;第二十讲;美国;经济霸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0te2SMqSzw7rn2Izb6ttg

  (编稿:张佶烨;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