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国家GDP萎缩、政府债务飙升

2020-08-28

调整字号:

  全球主要国家2020年4-6月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萎缩9.1%。下滑幅度达到雷曼危机时的约3.5倍,新冠疫情的影响非常突出。不过,较早抑制疫情、转向经济复苏的中国和越南实现了正增长。这再次彰显出兼顾防疫和经济活动的重要性。

  日本经济新闻将占世界GDP的2/3的中美日英、加拿大和欧元区国家等总计24国作为“主要国家”进行了统计。GDP的统计多采用能较快看到变化的环比,但为了观察疫情导致经济规模相较于平常时的萎缩程度,此次与上年同期进行了比较。雷曼危机影响达到顶峰的2009年1~3月GDP萎缩2.6%。

  美国谷歌根据智能手机用户的定位信息来分析出行目的地的数据显示,越是为防疫而采取严格外出限制、人员外出少的国家和地区,GDP的下滑越明显。4-6月西班牙和英国的人员外出(中间值)分别减少52%,在主要国家中减少最明显,两国GDP减幅也排在前2位。

  世界旅游业理事会(WTTC)的统计显示,在主要国家中,旅游占GDP的比例最高的是墨西哥(超过15%),第2位是西班牙(超过14%)。对旅游的依赖度越高,GDP下滑越明显。西班牙往年6~9月有大量外国游客到访,但今年截至6月下旬停止接纳外国游客。6月来自国外的来访者同比减少了97.7%。

  在主要国家中,4-6月唯一实现正增长的是中国(增长3.2%)。以企业活动主导的形式,时隔1个季度恢复增长。依赖国家政策的一面较为突出,民间投资仍然为负。能否惠及欠缺势头的家庭收支和民间,成为可持续性的关键。

  在主要国家以外,越南也实现正增长。由于较早采取防疫措施,外出限制仅限于4月的约3周,这产生积极影响,与疫情全面出现之前相比,4-6月的人员外出已恢复至仅减少3%的水平。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调查部门“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预测称,日美欧7国(G7)到7-9月将全面恢复环比增长。但是,从GDP的规模来看,美国仅为2017年水平,英法德和加拿大为2016年、日本为2012年、意大利为1997年的水平。正常化需要较长时间。

  另据报道,随着全球各国增加开支以对抗新冠病毒,全球政府债务规模已飙升至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7月,仅仅是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已经上升至全球 GDP的128%,这个数字在1946年一度达到124%。

  前总统乔治·布什政府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Glenn Hubbard表示,目前各国政府不应该担心债务增加,而应将重点放在如何控制病毒上。他表示,目前的抗疫堪比战争,花钱是应该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达经济体迅速削减了债务,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经济的快速增长。在1950年代后期,经济飞涨。法国和加拿大的年平均增长率约为5%,意大利接近6%,德国和日本则超过8%。美国经济每年增长近4%。

  虽然从1950年到1959年,债务与GDP的比率下降了一半以上,降到了不到50%。但当初的经验不能用来对比今天。但由于人口,技术和增长放缓等原因,这轮全球去杠杆可能会变得及其困难。毕竟近年来,美国,英国和德国的年增长率约为2%。在日本和法国,这一比例已接近1%。意大利几乎停止了增长。尽管在未来人类终将战胜新冠病毒,但二战后的繁荣将很难重现。发达经济体的人口增长已放缓,随着老龄化和出生率的下降,劳动力正在减少。

  放在长期来看,今天全球的高额债务也远非一日之功。自1980年代以来,即使在繁荣时期,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债务也有所增加,这主要是由于医疗保健和养老金支出所致。虽然在战后,通货膨胀的爆发降低了债务。但如今,虽然全球各国刺激性支出频繁,但仍看不到通货膨胀的影子。

  低利率是两个时期的共同特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联储保持较低的借贷成本,以减少政府的利息成本,并提振经济。

  如今,财政部与美联储之间没有正式的合作。但是,在增长低迷、劳动力市场受损和通货膨胀率低的背景下,大多数央行都视情况适当延长超低利率。

  (编译、整理:李彦松、王山;责任编辑:王砚峰)